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
080 【小两口酒后玩@激情】

    会议大概是持续到了晚上八点多,这些人在民兵连长的蛊惑下一个个都提出了质疑,好在张福根很有耐心的跟他们一一解答,不过最后还是有很多没有解决的问题,大多数的人都明白了,只有极少数的一直以为村委会这是变相的找他们要钱,最主要的就是这么一点钱究竟能不能做好这几个项目。

    散会后,张福根拖着疲倦的身子回了家,一路上他跟王英说了很多话,王英就是很崇拜张福根,认为他说的有道理,事情办的也好。

    “那你晚上回家打算怎么犒劳我啊?”张福根抱着王英,沉重的身子压在她瘦小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“讨厌了你。”王英脸一红,她一下子就联想到了那种事情上,咋子犒劳?无非就是用自己的身子犒劳呗。

    “我哪里讨厌啊?是不是我的大家伙讨厌啊,扎的你生疼吧?”张福根跟着王英步伐迈着步子:“我跟你说,今儿这事你看着吧,那个死人还得撺掇村民不要投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不是白忙活了,他们帮都不投资,你的设想就都是空谈了,没有钱咋子能实现呢。”王英替张福根抱怨:“你说这个鲁康也真是的,你自己民兵连长干的不好被撤职了,咋子还能埋怨到你呢。处处都跟你作对。”

    “他呀,不跟我最对我还真就不行。”张福根神秘的笑着:“我跟你说了吧,我现在巴不得村民们都不投资呢,那这几样就都是我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有那么多钱吗?”

    “有啊,我跟王乡长打好了招呼,乡里帮我一笔资金,然后再去信用社贷款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还是想不明白啊,你既然想自己干,那为啥还要苦口婆心的劝这些村民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你就笨了吧,我这么做是让他们以后找不到借口,这也表现出我伟大的一面。”张福根说道:“以后他们看着我赚钱的时候也是干眼红,没他们啥子戏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明白了。那你贷款的话,不是得以村委会贷款吗?咋子又能算是你自己的钱了呢?”王英眨巴着大眼睛,还有疑问。

    “这个好办,我贷款是用我个人的名义,乡里的拨款算是村里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成啊?”王英笑着抱住张福根:“你咋子这么多的花花道子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叫花花道子,我自从干上这个村主任都弄来了一万来块了,你就放心吧,咱的好日子在后面呢。今天晚上回去咱庆祝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咋子庆祝啊?”

    “家里不是还有吃的喝的吗,咱俩晚上在咱们那个小屋整点酒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喝不了酒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更好了,我就想瞧瞧你喝多了是个啥样子呢。等你喝醉了我也好趁机下手,看看你喝醉后猛不猛。”

    “讨厌死了,你都。”

    回到家张福根还真就拿着吃喝回屋子了。

    “福根你要干啥子啊?”张父担心张福根喝醉了。

    “我跟王英喝点酒,我们俩庆贺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啥子玩意儿?福根啊,你可不能让王英喝酒啊。”张母一听就从自己的屋子里跑了出来:“她得注意身子,你们都得注意一下,喝完酒怀孕对孩子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哪有那么巧啊,喝完酒就怀孕。你们睡觉去吧。”张福根插上门,爬到了炕上。

    “真喝啊?”王英看了白酒,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咋子就不喝呢,来,咱俩先干一个。”张福根倒了两小杯,一人一杯。

    “哎呀,咋子这么辣呢。”王英喝了一口后,就感觉胃里都辣。急忙用自己的手在嘴巴前面扇着。

    “快吃点菜啊,别挺着。”张福根给王英夹了一口菜送到她嘴里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真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喝一口就好了。”张福根又倒上了两杯酒。“这回保证就没上次辣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啊?”王英没有喝过酒,不知道这玩意儿的厉害,在张福根的劝说下,又喝了一杯。

    就这样一瓶酒被两个人你一杯我一杯的喝没了。

    “福根,我迷糊,咋这么热呢。”王英解开自己的衣服上面的扣子:“这东西真厉害。我是不是喝醉了?”

    “你没喝醉,这不挺好的吗?一点都没有醉的意思。”张福根放下筷子,端详着王英,她的脸蛋红呼呼的,特别特别的好看,尤其是那双大眼睛,已经慢慢的迷离着,被解开的那两个衣服扣子把她的漏了出来,那个洁白的罩子上面的沟在她的衣领开口出若隐若现,随着她呼吸的加快,两只兔子不安分的跳动着。张福根的眼睛盯在王英的那道沟上,以前都是直接就扒了衣服或是干脆不扒衣服,也没细心的观察过她的那里,这道沟在罩子对兔子的挤压下显得很深,看着她的沟沟,很有让人把手指送进去的冲动,同时张福根也想起了跟陆小梅在树林中玩的情节,当时陆小梅就是用这道沟沟夹着自己的大家伙把自己搞射的。可惜张福根这没有了润滑剂,否则一定跟王英在玩一次,还有就是从屁股扎进去的感觉,好爽啊。看来以后再去乡里一定要买一盒润滑剂回来,还有就是那个卖保健用品顺便卖身的小美姑娘,这次有钱了一定干的她跪地求饶,就用自己的大家伙狠狠的扎她的屁股,扎的她哭为止。

    “你看啥子呢?”王英冲着张福根挥舞着小粉拳:“再看我就打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打呗,还怕我看啊,咱都住一块了,你说你的哪儿我没看过啊。”张福根往前挪了挪身子,目光顺着王英的脖子望了下去:“你还没说,以前都没仔细的瞧过呢,你这儿还真不小。”

    “就不让你看。”王英娇嗔的扑到了张福根的怀里:“这酒喝完了咋就热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酒热,是你心里热,身子热,我咋子就一定都不热呢。”张福根一个个的解开了王英的扣子,目光更加贪婪的盯着王英的那道沟:“你说你们女人哈,就上边这道沟跟下面的沟招人稀罕。男人啥时候都惦记着你们的这两道沟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都惦记了多少女孩子的沟啊?”王英挺了一子,安静的躺在张福根的怀里:“福根,我还热,到底咋回事啊?你说实话,我这不是喝醉了?”

    “热咱就脱啊。这屋又没有别人,你有啥子不好意思的。”

   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